建盏天目杯(天目山建盏)

碎银子 2022-07-11 admin 93

考古成为一门现代科学,在中国,不足百年。

第一批以考古为专业的专家学者,是在民国时期,留学归来,由西方制度结合中国传统才建立的雏形。

此前,挖坟盗墓者,哪怕是三国曹操时期,封了摸金校尉,

也挡不住是个见不得光的职业。

坐在桌前写字的,自古是文人,是上等人,是堂前客。

哪怕,写得是掩盖事实的胜利者颂,也多有传承。

然而,物品不会说谎,因此,考古学家称土地里的一切为“无字地书”

昨天说建盏,东坡居士写的水调歌头里,提及的老龙团,

是一种茶团,最贵的龙团,每年御制仅供皇帝。

皇帝但凡分发给哪个臣子,基本都被当传家宝供起来了。

苏轼写诗回忆堂前分饮茶团,也不忘自我安慰,

哪怕这些都没了,身边一只小小茶盏陪伴着,看雪,喝讨来的茶

也是生活中的小确幸吧。

经可考证的实物记载,建窑始烧于唐,胜于宋,衰于元。

简单六个字,既是建盏的兴衰,也与茶团的命运同频。

自汉景帝刘启的墓葬出土了第一块茶团起,

茶叶的形态,也随着生活使用场景的变化而一直有所变化。

比如,宋朝龙团饼茶最火,而至明时,贫苦出身的朱元璋,

直接把铺张浪费的一切行为都给废了,

其中最大的禁令,就是不允许各地再制造龙团。

而从宋代的鼎盛,到元中期建窑停烧之后,建盏几乎消失在历史中长达700余年。

直到20世纪的20年代初,由日本人山本由定率先找到水吉镇,开启近现代建窑考察序幕,1935到1936年,美国人两赴建阳考察,发掘大量建盏带回美国,目前密歇根大学的ann arbor博物馆还藏有大量当年科考标本。

新中国至1960年才开启专项科考挖掘,1988年至1992年间,整个建窑的发展脉络才整理出来,这时,一条135.6米龙窑,才被全世界所了解。

欧洲的研究多跟随日本,因此在词条上都统称为“天目盏”。

建盏其实造型非常简单,但变化区别又很明显

敛口/束口/敞口/撇口/直口,

就是捏胚师傅将造型捏得宽一点,窄一点,高一点,低一点的区别,

盏底部称为圈足,小而浅,切割的刀工很自然,

在建阳看一堆碎瓷片,足底多有“御供”“进盏”的字,

可见,当年皇帝也爱打logo

而且这logo一刻上,平民百姓可沾不得半点,

不好的销毁作废,也不允许流入民间。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广东古玩商率先来到建阳,大量收集建盏经由香港售往日本,日本人对建盏的喜爱,可没像我们这边一段700年,

而是持续不断的,一代又一代的人,持续奉建盏为宝。

像日本的德川美术馆/根津美术馆,出版了《天目》一书,

日本无论是国立还是私人美术馆中,都藏有不少建窑瓷器。

像前面所说,欧洲对于建窑瓷器的分类研究,基本都建立在日本对外输出的内容上,而我们所称的建盏,在日本被称为天目,

为什么叫天目呢?

嗯,下一篇再研究着写。

总之,在日本有三件被列为国宝级的建窑盏,一件收藏于京都大德寺龙光院,

一件收藏于静嘉堂文库,还有一件收藏于大阪藤田美术馆(这个盏是德川家代代相传的家传宝物,也是日本家族权利的象征代表)

日本古陶瓷界将这种曜变的建盏,归功于天神的意志,“非人力之巧所能加”,故时代传承,将其作为国宝,并给予几近痴迷的崇拜。

而在这种,窑变之物则分为两种,一种是窑宝,另一种被当作窑病,

待遇天壤之别。

可见无论古今还是中外,对于物品中的非常规品,总有敬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