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叶创业故事与梦想(茶叶 创业)

九华毛峰 2022-07-11 admin 99

“尝尝,这是用毕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阳光村上百年的古茶树上采摘的茶青,经手工揉制而成。”一个细雨纷纷的午后,邓阳给顾客倒了杯古树红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轻轻端起闻了闻,呷了一小口,眯着眼,一脸陶醉。“古树茶生长时间长,经受大山深处阳光雨露云雾润泽,富含多种微量元素,如果泡茶方法得当,一次可泡十开以上。”

“他就这样,一提到茶便自我陶醉,滔滔不绝。”一旁的妻子熊凤嗔怪道。

邓阳向客户介绍起他加工的古树茶滔滔不绝

邓阳和熊凤,一对在大学学习茶、爱上茶、迷恋茶的眷侣,毕业后回到七星关,回到家乡创业,从开茶叶专卖店到成立公司,创办茶叶加工厂,用自己在大学学到的专业知识,带领燕子口镇阳光村的群众,把村里遍布山野间的古树茶,变成群众增收致富“财神爷”。

学习茶艺

“在上大学之前,我并不了解茶,因为我的老家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野角乡沙拉槽村没有种茶的习惯。”邓阳讲起了自己的求学经历,“2011年进入大学时,被调剂到茶叶加工技术专业,心里很迷茫,不知道学这个专业有什么用,将来能干什么。”

既来之则安之。从偏远山村走出来的邓阳,深知读书走出大山不易,他不想白白浪费几年的大学光阴,上课认真听讲,不断上网查阅资料,开始在这个未知的知识领域上下求索。

一次社会实践让邓阳坚定了学好专业知识的决心。那是2012年采茶季,邓阳和同学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福建武夷山产茶区,近距离体验制茶工艺。让邓阳感到震惊的是,一斤精心加工制作的茶叶,随便售价都是上千元,这让邓阳看到了茶叶加工技术专业前景广阔,看到了茶产业美好未来。

“要是在家乡也能发展茶产业,乡亲们增收致富就有了路子。”带着这样的想法,从武夷山回来后,邓阳学习更加努力。周末节假日,同学们休息游玩,邓阳则跟着导师穿梭于各种茶品鉴活动中,为导师提壶倒水,有时一倒就是大半天,直至腰酸背疼。在同学们看来甚是无聊的简单动作,邓阳却沉浸其中,也渐渐领悟出了一些门道:泡茶时水温高低、水量多少,都很有讲究。导师点拨几句,都让邓阳有茅塞顿开之感。

在学校,邓阳遇到了自己人生的伴侣,同为老乡的熊凤。他们一起讨论茶道,探索制茶技艺,畅想毕业后的创业梦想。他们希望用大学所学,干出一番事业,带富父老乡亲。

返乡创业

2014年7月,怀揣梦好憧憬与创业梦想,邓阳和恋人熊凤走出了象牙塔,开始为梦想而奋斗。

创业,光有技术和干劲还不行,还得有资金支持,有资源扶持。一无所有的邓阳和熊凤选择了在贵阳一家茶叶销售公司打工。在这里,邓阳渐渐摸清了这个行业的行道,他的专业知识和认真负责的态度很快得到老板赏识。

半年后,决定回乡创业的邓阳向老板提交辞呈时,得到老板的大力支持:如果你想开茶叶专卖店,货我赊给你。“这相当于给了我们很大的资金支持。”邓阳至今心中仍然充满感激。

回到七星关区,邓阳和熊凤用手里仅有的3万元盘下了一家正在转让的茶叶专卖店,开始卖茶。

打开茶叶销路是邓阳创业的第一步。一家新开的茶叶专卖店要想得到市场认可,难度不小。邓阳和熊凤背着样品茶,一家一家零售店跑,一家一家超市推销。功夫不负有心人,慢慢地,他们销售的茶产品得到了市场认可。

但在邓阳和熊凤心中,茶叶专卖店里的主打销售产品应该是自己亲手制作的茶。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一有时间,邓阳就全市各地到处跑,纳雍、金沙、赫章……很多茶叶基地都留下了邓阳的足迹,他把各地采来的茶青用纯手工精心制作,细细品味,他要寻找心中想要的茶味。

2015年的一天,一位顾客告诉邓阳,七星关区燕子口镇阳光村有上万株百年以上的古树茶,茶青销售不出去,实在可惜。

顾客的随口一说邓阳却听进了心。第二天,邓阳便驱车来到阳光村,收购乡亲们采摘的茶青带回来加工。“经过手工制作的古树红茶香味醇厚、绵长,带着淡淡的蜜糖味。”邓阳如获至宝,他终于寻找到了心中的茶味,他决定收购乡亲们从古茶树上采摘的茶青,加工销售。

为了做大做强古树茶产业,2017年,邓阳成立了贵州黔道福茶业有限公司,注册了“黔道福”商标,让自己制作的古树茶有了“身份证”。

由于纯手工制作无法消化掉阳光村2万余棵古树茶采摘下来的茶青。2018年,邓阳投资60余万元在朱昌镇建起了茶叶加工厂,2019年建成投产。“公司生产的茶叶分全手工制作、半手工半机械制作、全机械制作,制作方式不同,茶的品质不同,价格也不一样。”邓阳说。

如今,邓阳和熊凤的公司每年销售的茶叶80%是自己加工生产的“黔道福”古树茶系列产品,年销售额超过300万元。

带富群众

走进大山深处的阳光村,林子里,土坎边,房前屋后到处长满了古茶树。村子里什么时候开始种茶的,村民也说不清楚,75岁的孙忠芬老人说,她家有一株茶树,从她嫁到村里便一直采摘,整整采摘了60年。

“快进屋,我泡茶给你们吃。”老人热情邀请我们进屋,在电磁炉上热了水,拿出泡了多年的黝黑的茶缸,泡了满满一缸茶。

老伴廖会英抬起茶缸美美喝了一大口,笑称自己是村里的“茶王”,一天茶缸不离手,一顿不喝便浑身不自在。“自家有上千棵古茶树,哪里吃得完。”老人话锋一转,以前,村里人将古茶树上采摘的茶青自己炒制,背到燕子口街上卖,由于不懂技术,制作粗糙,一斤茶就卖过三五元,不管钱哟。

“小伙子来了,村里的古茶树就变成了宝。”廖会英指了指邓阳,明前茶青,采来卖给小伙子,每斤售价就是60元,就是尾期两叶一芯的茶青,售价都是15元一斤。孙中芬老人乐呵呵地接过话头:“我75岁了,手脚不便,就在土坎边随便采摘,今年都卖了1000多元。”

地块里,58岁的廖会忠正在种植营养托玉米苗,妻子穆会兰则提着篮子采摘土坎边的古树茶。“这叫种地采茶两不误。”廖会忠一边为玉米苗盖上泥土一边说,老伴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每天提着篮子采茶,随便都有上百元收入。

“我家古树茶不算少。”廖会忠指着眼前的坡地说,这些都是,大概有2000多株,以前没有管护好,茶青产量不高,邓总来了后,指导我们给茶树剪枝,教我们采茶青技术,现在茶青产量一年更比一年好,收入一年更比一年高,每年收入随便都超过5000元。

据了解,近年来,七星关区高度重视古树茶产业发展,目前正在清点阳光村的古茶树,实行挂牌管护。随着管护越来越规范,阳光村藏在深山的古树茶正焕发勃勃生机。

“每年在阳光村收购茶青都在3万斤以上,平均每斤售价40元,每年就有120万元实实在在揣进群众腰包。”邓阳此时又有了新打算,准备结合古树茶品质好的实际,推出私人订制高端茶系列产品,这样茶的价格会更高,效益会更好,同样也给群众带来更多的收入。

文/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谢朝政

图/通讯员 郑林华

编辑 汪瑞梁 徐然

二审 顾野灵 施昱凌

三审 李凯 王璐瑶